哼超是世界的瑰宝。
CP坚决不可逆,
与热圈无缘。

【蝙超】克拉克的394天倒计时(上)

2018.4.10重修

*原名是420天与剩下的爱情,后来想了想这是什么鬼题目,就改成了克拉克的第30个愿望,然后觉得主题不够贴切就emmmπ_π

*突如其来的脑洞,如果有bug抱歉。


1

超人又双叒叕中魔法了。

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巴里在执行完任务后举着冰淇淋得知这个消息时还好奇地问,这次蓝大个是变成超级仓鼠/猫咪/金毛、还是变小/变性,然后他发现大家都沉默不语。

气氛沉重极了。

巴里意识到不对劲了。他慌张地望向看似完好无损的超人,发现他也看着自己,脸上是无可奈何而又悲伤的微笑。

只有他一个人在笑。

“蓝大个到底怎么了大家说话呀?”

最后还是扎塔娜开的口。“你知道返老还童吧?这个魔法……有点类似,但是它不会停止。也就是说,超人现在34岁,从现在开始他会以每2周减一岁的频率缩小,然后……”扎塔娜别过脸放低了声音:“然后476天后,他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复存在。”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可是大家还是听见了。


巴里手中的冰淇淋“啪”地掉到了地上。

“我们……我们有办法解决的吧?”他期待地看向大家:“我们还复活过人呢,一定有办法的吧?”

神奇女侠摇摇头。

“这不一样。伤是可以恢复的,可是如果没有办法阻止逆生长的话……消失了就是消失了。”

巴里愣愣地听完,看见蝙蝠侠猛地站起身,甩开门走了出去。

2

倒计时已经开始。

当天克拉克微笑着拥抱了联盟的每一个成员,接受了来自亚马逊女战士、深海之王和其他人真心的赞美,安抚了扑到他怀里的闪电侠,然后飞到了韦恩宅。

蝙蝠侠果不其然在蝙蝠洞里。他看着这个不速之客,一反常态地没有说“滚出这里”。

克拉克有些紧张地揪着红披风:“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B?”他眨眨眼问,“我和联盟的每一个同事都抱过了,你也要有。”

他紧张却不失坚定。

“……”

黑暗骑士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上前两步,张开手轻轻地抱住了那个神之子。

克拉克还是第一次经历这么复杂的情感转换。从不抱希望到震惊再到欣喜,最后转变成了满腔的柔软。他伸出手回抱住布鲁斯,把头埋到他的肩膀上,嘴角挂起了满足的笑容。

布鲁斯的手慢慢收紧,直到这个拥抱已经远远超出了“朋友”的范围也没有松开。

克拉克在这个静谧的瞬间突然下定了决心。他在布鲁斯的耳边缓慢、清晰而坚定地开口:

“我喜欢你,B。”

他等待着拒绝。


3

正义联盟在同一周里发生了两件大事,而第二件事的惊悚程度不比第一件少。

超人和蝙蝠侠在一起了。

巴里看着地上的又一支浪费的冰淇淋觉得悲从中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件好事。至少戴安娜和阿福欣慰极了。

“但是它的代价太大了。”布鲁斯轻轻地抚摸着枕边人柔软的卷发,一种久违而强烈的无能为力感袭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们没有错过不是么?”克拉克乖顺地蹭了蹭他的掌心,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

“……我不想失去你,克拉克。”布鲁斯把下巴搁在他的头发上紧闭双眼:“我已经……我们已经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无法想像失去你以后……”他的话戛然而止。

“我不能失去你,克拉克。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坦白?”

克拉克无奈地微笑着,紧紧抱住了他的爱人:“可是我们还有时间,布鲁斯。开心一点。”他突然发现什么安慰的话都变得苍白无力。

克拉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爱你,布鲁斯。永远都会。”

4

玛莎比克拉克想像的要平静。

她拥抱了他的小镇男孩,然后欢迎了布鲁斯,并为他们做了一顿美味的午餐。

克拉克再次走进农场的玉米地,和布鲁斯一起。玛莎毫不避讳地谈起克拉克小时候的趣事,从没控制力度导致餐具成了碎渣,到用热视线烤爆米花,克拉克的脸红并没有阻止布鲁斯揶揄的目光。

一切看起来都好像是普通的见家长。

可是当克拉克看到玛莎在厨房洗餐具时捂着嘴颤抖起来的时候,他知道事情没有这么平静。因为玛莎总是给予他鼓励与安慰的人,她自从乔纳森去世以后就一直很坚强。

克拉克轻轻地搂住她,笑着拍着她的肩安抚。

这一刻他再次意识到,无所不能的超人什么都做不了。

“没什么,亲爱的,我只是想起了你小时候自告奋勇要洗碗,结果第二天我们只能开着车去城里——你猜怎么着?所有的碗都碎啦。”玛莎笑起来,却止不住哽咽。

克拉克笑着搂紧了她的肩。转过头,看见布鲁斯站在一旁,脸上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悲哀。

5

克拉克33岁。

第一次缩小是在夜里,布鲁斯睡意朦胧间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在动。他猛然醒过来,看见克拉克眉头紧皱,无意识地在抽搐。

“克拉克!”他慌乱地伸出手,碰到克拉克皮肤的那一瞬间才发现他的体温高得惊人。

布鲁斯找回了一些理智。“阿福!”他打横抱起克拉克,“联系扎塔娜!”

于是当克拉克醒来后,得知自己变成33岁了。“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他苦恼地撇撇嘴。

布鲁斯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布鲁斯?”克拉克仰起头在他的额前落下一吻,“抱歉,让你担心了。不过我现在很好喔。”

布鲁斯猛地拉过他狠狠吻了上去。

“唔……”克拉克晕晕乎乎但热烈地回应着。许久,布鲁斯终于肯发过他已经红肿的嘴唇,揽进怀里:“我很害怕,克拉克。”

“我知道。”克拉克浅笑着搂住他的肩膀。“我知道,布鲁斯。”

我也是。

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隐藏的敌人还没有解决,太多的事情都没有做,数不清的愿望没有完成,可是一眨眼,我就没有时间了。

我也很害怕,布鲁斯。

6

经过无数次血红色洗礼的黑暗骑士从来不甘于听天由命。

没有人知道那个造成这一切发生的魔法师跑到了哪里,但他也许并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法,扎塔娜总是这么跟他说。而布鲁斯宁愿相信她没有在安慰自己,他每次在混作一团的黑暗中想起那个有着能够照亮一切的璀璨笑意的人时都会这么想。

阿尔弗雷德——他忠实的老管家曾经和他说过,当真正爱上一个人时,他所以的一切都能给你带来希冀。那些也许并不美好的回忆,也能让你在从今往后每次回想起的那一刻扬起嘴角。

不论那之后,你是否会感到悲伤。

7

但时间从来不会停止流逝,哪怕一秒。

克拉克30岁。

他不得不向星球日报辞了职,面对毫不知情试图挽留的同事们,克拉克只能回以无奈而惋惜的微笑。

“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辞职?唉,没有你佩里估计得更唠叨我们了。”露易丝帮着他整理行李。

“抱歉,露易丝。”克拉克垂下眼帘:“我……”

“好了,我知道你一定有什么隐情。”露易丝拍拍手插起腰,对克拉克眨了眨左眼:“我们都会想你的。不要辞职了就忘记我们了啊。”

“当然不会。”克拉克笑起来:“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露易丝。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

他提着包走出了星球日报,回过头最后看了它一眼,然后转过头坚定地向前走去。

而远处,他的爱人正在车里等着他。

8

克拉克29岁。

布鲁斯在激情过后慵懒地从背后抱住他的男孩,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你在干什么这么着急?我还想再来几次呢。”他在克拉克耳边舔了舔唇,“你太美味了,宝贝。”

克拉克的脸瞬间通红。他觉得耳根发热,转过头用因泛着水光而更加湛蓝的眼睛瞪了他一眼:“我在写清单。”他咕哝着。

“什么清单?”

克拉克顿了顿:“呃……就是写下想要做的事,嗯……”他破罐破摔地叹了口气:“其实就是遗愿清单。”

布鲁斯的身体明显僵住了。

“抱歉,我不应该提这个的……”克拉克蹭了蹭他。

布鲁斯叹了一口气,揉着他的头发:“永远不要对我说对不起,克拉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完成它。”

TBC


火车上的网络真差。

2018-02-21
评论(62)
热度(147)
© 烟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