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超是世界的瑰宝。
CP坚决不可逆,
与热圈无缘。

【蝙超】Once more

又名《Overlapping/重叠》。 脑洞是美好的,写文是骨感的QAQ

所以文风突变了解一下。

大概细思会懂(雾)


-

“我提醒你的次数已经和你总战损后面零的个数成正比了,超人。”

“但这不是你在我家附近装监控的理由!”被点名者皱着眉任由身后的红披风跟着气势汹汹地飘荡,他望着在控制台前对着屏幕头也不抬的黑暗骑士叹了一口气。“说真的,B,”他轻语气飘低了一点儿,“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可信任吗?”

蝙蝠侠似乎身影顿了顿,却没有说话,仍是低头看着手中资料。超人也并没有期待回答——除非他注意到,蝙蝠侠手中纸张的页码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停留在4这个数字。

“好吧,我知道了。”超人又飘高一些叹了口气:“抱歉。打扰你了,B。”他微微侧过身——

“等等。”

那个氪星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总是在为莫名其妙的原因道歉。这非常令人烦躁,蝙蝠侠想,在他什么都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

不过——得了吧,这不是借口,他只是不想让他离开而已。尽管并不仅是因此。

但他在超人那双温润的蓝眼睛的注视下停顿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早就准备好的台词咽了下去。“原计划,”他说:“关于刚才截获的那台……机器。”

——再一次。蝙蝠侠在面具底下咬牙。

超人似乎眨了眨眼,然后嘴角提起了一个“我就知道”的弧度:“好吧。那应该是台机器。”

“……我刚作了提取对比,以它的技术可能不属于地球——至少是我们这个地球。”他可能有一点失望,蝙蝠侠对自己心里涌上来的感觉作了分析,然后继续说:“只有这点能肯定,除此之外它的功效以及运行我们一无所知——甚至没有发现开关。”超人微微歪了歪头:“嗯……那可能说明它是需要某些特定条件而触发的。”

好吧,也许不只是“有点”。那个家伙低头思索着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就是他另一个令人烦躁的地方。

“……B?”超人停止说话看向面无表情的蝙蝠侠:“嗨你在听吗?怎么了?”

拉奥啊他不会还在生气吧,超人在心里撇了撇嘴沮丧而委屈。可明明是他先放监控的! 为什么老是这样?他真的不想和蝙蝠侠吵架——至少今天,至少现在不行,必须有一个良好的氛围他的成功几率才比较大

“我觉得,B,我——”

他突然顿住了。

蝙蝠侠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抱歉,”超人皱着眉也有些困惑:“我刚才突然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噢,现在想起来了,但是……”很不对劲。

他突然降到了地上。

“……等等。”超人低下头看着自己近乎喃喃自语:“我好像……”

“超人?”蝙蝠侠皱起眉:“你怎么了?”“……B。”他抬起头看向蝙蝠侠:“你刚才……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就刚才那一瞬间?”

“也许有,但是太细微了我察觉不到。你到底怎么了?”“嗯,我……”超人踮了踮脚尖放弃般地叹了口气:

“我突然飞不起来了。”

-

“所以你的意思是……跟那台机器有关?”“只是猜测。但它是唯一有可能造成这种情况的——我认为我们可能陷入了一种类似平行空间的力场。”

“喔。”超人撇撇嘴:“那应该是从我刚才感觉到不对劲的那一瞬间开始的。”

“有可能。而我没有明显的感觉因为我是普通人类。”蝙蝠侠走向空荡荡的楼道:“看起来只有我们两个陷入了这个空间。”“听起来有些糟糕。”超人不习惯地迈开双腿跟上蝙蝠侠。

“所以我们要尽快弄清楚力场和坐标的变化——你在干什么?”他停了下来。

“什、什么?”超人正气凛然地把手背到身后:“怎么了?”“……”蝙蝠侠直直地看了他一会,然后转过身:“在这种重力力场下你现在相当于一个普通人。”

“……好吧。我只是刚才突然——发现原来联盟的楼梯扶手有一处损坏了。”

“而损坏的那处恰巧有些尖利。”

“……嗯哼,蝙蝠侠什么都知道。”超人在后面悄悄地吐了吐舌头:“我有点,不适应人类的皮肤。”

蝙蝠侠没有超乎他意料地做出回答,但似乎稍微放缓了脚步——也有很大的可能,这是超人的错觉。

他就像一个处于青涩暗恋的高中生一样在心里数着前方黑色身影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盯着那长长地拖在地上滑动的黑披风,直到他们间的距离越来越长才赶紧向前小跑几步。

我快跟不上他了,他突然想,于是不得不把心底涌上来的那股熟悉的感觉判定为“害怕”。

他不应该害怕被拒绝或者“最佳搭档”散伙。 也许。超人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做出了回答,然后借着一股突如其来毫无根据的力量,猛然停住了脚步。

“超人?”蝙蝠侠几乎在他停下的那一瞬间就转过了身,并且皱眉。

他已经——或者早就准备好了,哪怕没有任何前奏。超人呼吸了一口气想,无论什么结果。

尽管蝙蝠侠没有准备好,当然。因为接下来黑暗骑士感觉到了自己瞳孔的收缩——

“我喜欢你,B。”

神之子没有了超能力,但仍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它已经很久没有跳得这么快过。任何的内容都可以,他想,只需要一个回答。然后他闭上眼安静地等待——直到当心跳声与耳膜传来的无声的震动轰鸣混作一起


-

“哈,终于找到你们了!”红色的光影在他们面前定格,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打破了一阵诡异安静的气氛。“呃……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闪电侠分别瞥了一眼触电般移开黏在对方身上的目光的两人,“不过荣恩让我叫你们去控制室。”

“……好的,巴里,”超人下意识地飘高了一点儿转头微笑:“谢谢你。”

认为自己猜到了什么的闪电侠义正言辞地点点头,然后再次化为一道光影——这适时地掩盖了他脸上的表情。而和蝙蝠侠并肩跟在后面的超人微微侧头看向身边的人,犹豫了一下开口:“B,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吗?”

蝙蝠侠不置可否。

“那个……你刚才——或者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超人歪头伸出手在空中比划:“比如用了一点儿时间才想起来我们刚才在谈什么?或者——”

“或者刚才大脑一瞬间的恍惚,而现在毫无异样。”

“对!”超人眨了眨泛起光的蓝眼睛:“你也有同感?”

“应该和你差不多——”蝙蝠侠在即将说完最后一个音节时停止,然后侧头看着超人蹙眉:“等等,超人,再把你的右手伸出来,手心朝上。”

“……什么?”超人的疑惑显而易见但顺从地照做,他伸出手,而后立即发现虎口的内侧有一个浅浅的疤痕,还不及他指甲盖的大小——但看上去像是刚刚愈合的。

“…咦?”超人更加疑惑地下意识皱眉:“这是什么时候……”他咕哝着。

“钢铁之躯。”蝙蝠侠似是自言自语地咀嚼了一遍这个词组,然后抬头猛然迈开腿,黑披风在他身后甩起一个弧度。

“去找火星猎人。”

-

“反正我是没听明白。”闪电侠对神情掺着茫然的超人耸耸肩,然后两人一起转向低头思索着什么的蝙蝠侠。

“……光线转向。”他在此时抬起头望向火星猎人:“你的意思是这台机器能改变光线的速度?”

 “对,简单得来说就是这样——也许还有更多,我还在研究。”

“那就对了,”蝙蝠侠嘶声咕哝着,然后转过身:“我想我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了。”

“刚才?”超人眨眨眼,“噢,你是说我们都察觉不对劲时——的确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时间漏洞,我应该想到的。重力可以导致时间变慢*,那台机器可以改变光束从而产生缺口。这种情况下发生于那一瞬间的事件不会散射光线,看上去就好像从未——”

“——抱歉?”闪电侠咽下了那句“说人话”,然后踌躇地开口:“爱因斯坦我知道,但是——光束怎么产生的缺口?”他忐忑地瞥了眼黑暗骑士。

“……举个例子,激光束扫描。如果某个设备能让一部分激光束加速,一部分激光束减速,就会出现瞬间无激光束——也就是消失。”他的音调戛然而止,然后再次皱起眉:“只有这个解释,但是在物理原则上还存有漏洞。”

闪电侠注意到蝙蝠侠似乎下意识地转头看向睁大了眼睛的超人。

再次突然意识到什么的闪电侠瞳孔由于惊异而微微收缩。如果那个猜测的确是真的,他对自己无声呐喊,努力回想一个计划然后开始在心里飞快地过滤丢弃那些在脑子里混作一团乱七八糟的,名词

“最不对劲的地方,散射光线只是非参与者不会知道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参与者应该会失去这一瞬间的记忆——”

“噢我知道了!”

闪电侠看上去被他自己吓了一跳,却仍旧没有放低音量和语速,“彗星,你们看新闻了吗?智利欧南——呃也可能是北天文台拍到的那颗彗星,大概是因为它的某种磁场干扰!是吧荣恩?”

被强行拉入谈话的火星猎人看了眼着急到忘记了可以脑波传话而冲他挤眉弄眼的闪电侠,然后点了点头。

“是这样么……”超人不明觉厉地颔首,随后惊讶地看见闪电侠拽住火星猎人的披风火速地闪出大门,在空气中留下了一句消失了尾音的“我去给你们找那张照片!”。

“呃……?”超人更加茫然地转头望向从刚才起就没有吭声的蝙蝠侠,然后眨了眨他湛蓝的眼睛——并且完全不知道那双眼睛被对方在心里用了大段话描述。

闪烁若星辰。温润似蓝天。

好吧,再一次。

黑暗骑士对自己说,然后猛然意识到他希望那双眼睛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无论什么方法。甚至仿佛毫无理由地有一个声音悄悄地对他说,告诉他。而他一定会接受——也许这并非毫无理由。

这个想法已经无数次出现,但这次是如此地强烈而突如其来——强烈到他已经在心里草拟了一个计划B。

并且,根本就没有A

“超人。”

蝙蝠侠微微低下头直视那双一定有魔法的蓝眼睛,回想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他第一次握上蝙蝠车的方向盘时是如何缓和心跳的,然后他开口:“这的确有些突然,但我是认真的。”

“……什么?”超人茫然于话题的发展,但是心底冒出的那个声音告诉他接下来的那句话会让他——

“我们在一起吧,卡尔。”

——睁大眼睛。

-

“我们不知道那段时间,或者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也许就是那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促进了一切的发展,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

他们都说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是的,那没错,但就如同一切都应该有个或美好浪漫、或突如其来的开始一样,结局也依然重要。

它预示着另一个全新而命中注定的开始——并且,不仅因此。”

END

小彩蛋:

某重大事件发生的几天后,正义联盟开放了“值班时可自取零食”的规则。

我一定要多做好事,巴里捧着薯片幸福地想。

-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其实就是一个老爷可以骄傲地和阿福说是他先对酥皮表白了的故事【划掉】

酥皮:Ծ‸Ծ

注意:非正统的‘时间漏洞’,因为那个彗星磁场的解释不存在的。

一刷如果茫然可以二刷,还是没完全理解的话都怪我太啰嗦T^T

2018-03-27
评论(12)
热度(105)
© 烟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