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超是世界的瑰宝。
CP坚决不可逆,
与热圈无缘。

【蝙超】好在他没有

好、好像没什么新颖预警了Orz


-

他们几个星期来以普通人身份的第一次见面,该死的沉默。

“你不问我为什么约你出来吗?”

“什么?”克拉克闻言放下咖啡杯抬头眨了眨眼,唇角依旧挂着那个该死的微笑——一如既往地令人烦躁。

就像复制黏贴一样那弧度简直精确到了毫米,大部分时候当你看到他微笑的照片时你甚至辩不清那时他到底是救了一只猫,还是刚刚打败企图毁灭世界的敌人。

仿佛所有的形容词在他身上都变得苍白无力,因为你什么都看不出来,他的情绪他的想法他的一切。

有那么一小会儿布鲁斯感到挫败——当他发觉这个微笑和自己拒绝他告白后的基本无差时。

他在心里质问自己的情绪为何有如此波动,然后把矛头指向了对面的氪星人。

“那件事我想应该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他把那个问题变成了一个设问句,然后紧紧盯着对方。

他在氪星人的眼中捕捉到了小小的惊讶,接着对方低下头似乎轻笑了一声。

“你不必这么做布鲁斯,”他看上去有些无奈地挑眉:“要知道没有人能强迫蝙蝠侠。如果那天的事情给你产生了困扰我很抱——”

“如果你说出了那个词你的确应当感到抱歉。”布鲁斯打断了他,用不应该出现的焦躁:“现在忘记这个单词的存在,卡尔,你根本不必向一个逃避者这么说。”

“什么?不,”克拉克微微睁大了眼睛——希望这能判定为惊讶,“你当然不是布鲁斯,是我太突然了,虽然那是真心话但是你不必放在心上——”

“但我已经这么做了。”布鲁斯交叉着两手指节语气急切:“我试图去忽略那件事所以才会避开你,但是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如果换成其他人也许我就不会这样,你明白吗卡尔?不是因为这件事,是因为你。”

克拉克被迫看向对方的双眼,它们直直地注视着他找不到任何开玩笑的痕迹——但这个词也的确不可能在布鲁斯韦恩身上出现。

他不知为何感到慌乱。就像你一直期待着却遥不可及的某件事突然成真,先感到的不是欣喜而是受惊,然后下意识地逃避。

他张了张嘴,但是布鲁斯已经像料到他会说什么似的伸出手,轻轻搭在了他的手背上。克拉克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但是布鲁斯以一种不容反抗的力道压着他的手背,料定他不会挣脱。

克拉克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微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几乎完完全全地被对方的覆盖——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手竟然这么小,而那传来的温度让他僵硬着不敢妄动。

这种沉默大概持续了几秒,终止于布鲁斯突然的起身。克拉克着实被吓了一跳,因为他看见对方绕过桌子靠近自己——甚至也没有松开握着他的手,然后他走到他的面前微微倾身。

“你你干什么?”克拉克眼神慌张乱飘——他看到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里,“这里是餐厅。”他瞪着对方压低声音。

布鲁斯哼了一声,“我知道。”他的身体又压低了一些问:

“除了这之外还有别的理由吗?”

“……什么?” 他看到克拉克略显茫然地眨眨眼,接着补充到:“除了这是餐厅外你还有别的合理的理由——阻止我吻你吗?”

他停顿了一下,“5秒种的思考时间。”

克拉克睁大了湛蓝的眼睛听见对方真的开始倒数——这次他是真的感到惊讶了——他不知所措地组织语言,但是完全被一下下减少的数字扰乱了思绪。

“3、2……”

布鲁斯在那双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美丽的蓝眼睛的注视下微微弯了弯嘴角,耐心地念出了“1”,然后他倾下身在整个餐厅的注目下吻上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嘴唇。

如同他想象的一样,柔软温暖带着牛奶咖啡的清香,还有刷着黄油的苹果派一样的甜蜜,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这是布鲁斯韦恩第一个仅是停留在嘴唇没有深入的吻——尽管天知道他有多想尝尝他更多的味道是否更加香甜,但是不急于这一时,他们会有更好的环境和时间。

只要对方是克拉克

他们分开时克拉克迷迷糊糊地感受到热源的消失于是下意识急切地扬头追寻,然后他得到了一声轻笑,对方的指腹奖赏般地在他唇角摩挲。

反应过来的克拉克瞬间红了脸,他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然后伸出手怯生生地拽住布鲁斯高档西装的衣角。

布鲁斯被他的动作弄得心里柔软得不行,他颇为满意地握住衣襟上的手,指尖在克拉克的手心画了个圈,才把正毫无杀伤力地瞪着他的人拉起来。他在转身的同时扫了一眼表情各异的顾客,然后伸手揽住克拉克的腰走出餐厅。

整个过程克拉克僵硬地缩在他的怀里——布鲁斯都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单纯易害羞,或者也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没缓过来。

他们到了空无一人的街道时克拉克停住脚步,瞪向笑得一点也不蝙蝠侠的布鲁斯,“你”了好一会儿也没能说出什么。而布鲁斯反常地无比耐心地等待对方懊恼地撇撇嘴不再发声,然后再次微微倾身吻上了他鲜红的嘴唇。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克拉克忘记了他本该指责对方的话,久到布鲁斯在不得不需要换气的极限才不舍地离开柔软的嘴唇。

他看着克拉克用湛蓝湿润的眼睛略带迷茫地望着他边微张着红肿的嘴唇喘气,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奇异的满足感。就好像心里一直空缺的一块地方,突然被填满了。

“其实在刚才之前——在我们坐在座位上的时候我以为我要搞砸一切了,克拉克,因为几分钟前我还想着如何摔门而去。”他在他的耳朵旁用略沙哑的声线说。

“你看起来的确会那么做。”克拉克敏感地微颤了一下,紧接着弯起眉眼:“因为亲身体验,布鲁斯,你老是这样。”

布鲁斯略带歉意低头在他的唇角亲了一下。

“但好在这次我没有。”

克拉克微笑着眨眨眼——这次布鲁斯一点儿也不觉得他的微笑令人烦躁了——然后踮脚轻轻地抱住他蹭了蹭。“是呀,好在你没有。”

在这个太阳达到最高点的时段,总会有人来清扫哥谭街道上的落叶。但是这次没有,除了一对相拥的情侣再无他人。

好在这次没有。

END



……其实我本来是想写成一个PWP的O^O 大概没有可能了┓ ┏

2018-04-15
评论(26)
热度(138)
© 烟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