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超是世界的瑰宝。
CP坚决不可逆,
与热圈无缘。

【蝙超】未眠日Ⅰ

#大致梗来源于《别相信任何人》和其他设定及结局没有关系

OOC存在的

被我自己的脑洞吓到惹Orz


&

那是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它在无边际的黑色中成为了四周最明亮的事物,但萦绕着的断断续续的白色却如同迷雾一般。

那团暗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扩散,等回过神时,它已经充斥了整个所及的视野——有点像香烟旭旭吐出烟雾,又有点像腾腾的热气撞到玻璃上,晕开一片怎么也抹不掉的白雾。

它带着点儿暗示意味地越化越浓,却又没什么实质性的威胁,让人提不起警惕——但仔细想想,这或许就是目的。

快要看不见那片蔚蓝色了。

它们被渐渐地笼罩住,其实速度很缓慢,但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小片清晰的蓝色——在它被吞没前,蓦然响起了一声呼喊。

它太过响亮,以至于衬托出刚才是异常的安静,根本毫无声息。

但奇怪的是那声音又很模糊。它再次响起时,才勉强能分辨出被喊的是一个名字。

一个人名。

忽然间所有的事物都消失了。

“卡……?”

“——卡尔。”



克拉克猛地睁开眼睛。

&

他或许该认识这个地方,但可惜的是它异常陌生。

几乎产生了一股久梦初醒的感觉——克拉克从床上坐起身时还带着点儿晕眩感。他呆坐了一会儿环顾四周,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不对劲。

他非常确定他的房间不长这样,这里的所有事物都是从未见过的——但更不对劲的是,他一时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因为那些家具并不那么陌生,或者说,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熟悉的气息。

这让克拉克更加警惕了。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除了隐隐约约散发着的昂贵气息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规规矩矩的家具摆放,唯一的红木桌子上也十分简洁——于是上面的相框就显得醒目。

克拉克起身下床——拖鞋也从未见过,克拉克在心里对它真正的主人道了个歉,然后拿起那张照片。

两个男人,右边高一点而的那个揽着另一个的腰,他们长得不像兄弟什么的,唯一的共同点大概是脸上都带着笑意。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照片左边的那个男人是自己——大概因为照片中他脸上的表情有点新奇。他没想到自己还可以露出这种表情,简直就像……童话世界里拥有了一座城堡的小王子。

克拉克为自己违和的比喻撇了撇嘴,而那种“一定有哪里不对”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还未等他辨认揽着自己的那个男人是谁,门却先发出了细微的响声。

克拉克一惊,条件反射地扔下手中的照片看向门口。一个高挑体格健壮的男人探进身,在看见他时似乎怔了怔——四目相对,克拉克猛地反应过来他就是照片上的男人。

他不安地向后缩了缩,正犹豫着该怎么开口,那个褐色眼睛的男人先冲他微微地笑了一下。

“克拉克。”

什么……?

克拉克也愣住了。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个陌生的称呼的确是他的名字。

&

接下来的流程变得简单了一点。

克拉克在听到男人说他是他的丈夫时就愣在了那里,后面的解释他更是只听到了几个关键词,但差不多能拼出一个前因了。

“唔,我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我在几个月前遭遇了一场意外事故,导致不规律地遗忘了大部分重要的事情,并且现在的记忆只能……保持一天吗?”他蹙眉微微低着头,边说边自己也不相信似的摇摇头。

“已经够完整了。”男人——现在他叫布鲁斯——颔了颔首,坦然地对上克拉克不可思议的目光——除非他的演技已经达到炉火纯青,克拉克的确在他的眼里找不出撒谎的痕迹。

这也……太离奇了吧?克拉克挫败地消化着这些信息。按他以前的想法,如果现实生活中发生这些事情的话,大概连人都能克服地球引力飞来飞去了。

“包括我们在将尽一年前就成为了……呃,夫夫…?”克拉克小心翼翼的观察男人的表情。

布鲁斯点了点头。“我们有一个婚礼,你的父母——你应该对他们还有印象——和在大都会认识的一些朋友同事都来了。”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所以你其实已经见过我很多次了——比如昨天,但睡醒后就是崭新空白的记忆。”

“噢……”克拉克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在心里撇了撇嘴,“……等等,那这几个月来你每天都要重复这些话吗?”他不可置信地眨眨眼。

对方似乎是默认了。

克拉克绞了绞衣角,“……谢谢你?”随即他突然反应过来夫夫之前这句话太生疏了,于是卡住了句末的尾音,低下头有点不知所措。

氛围安静了几秒。克拉克听到男人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抬起头看他时却见对方眉眼染上了几分笑意。

“你每天都会向我道谢一次。”他看上去有些无奈地弯了弯嘴角,表情却没有那么深仇大恨了,“对于那些解释来说这个词可能更可怖,不过要是某天你打破了这个循环的话我也会感到不可置信的。”

克拉克也被感染了似的,咧开嘴角笑了笑,但马上,他又从这句话里捕捉到了什么而垂下了那个漂亮的弧度。

“克拉克。”布鲁斯看见了,他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克拉克茫然地看见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向他。他有点不知所措地乖乖站在原地,然后感觉到男人伸出手轻轻地——揽住了他。

克拉克睁大眼睛。

他闻到从男人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咖啡味,却并不苦涩,反而和他身上自带的气味混合,让人感觉异常安心。

他以前或许经常这么做,克拉克想,然后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手小心翼翼地触碰对方能摸到结实线条的背部,把下巴轻轻地抵在他宽厚的肩膀上。

布鲁斯弯起嘴角,轻轻地拍了拍怀里人的背:“别怕,克拉克。”

我才没有怕。克拉克立即不满地想这么反驳,话到嘴边却突然顿住了。

他真的……不怕吗?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一个陌生的人自称是他的丈夫,而他对他所说的一切毫无印象。

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否真的如男人所说,甚至他到底是谁——他都不记得了。

克拉克突然觉得眼眶有点发热,酸涩感不断地涌上来,但碍于颜面和别的什么原因他又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他心里嘲笑自己竟然为了短短一句话就会想哭,然后在感觉到男人把自己搂得更紧的时候把头埋到他的臂弯里。

“会好起来的,克拉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会找到方法的。”布鲁斯轻轻地说。

他说“我们”。

克拉克悄悄地抽了抽鼻子,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没有排斥自己心里对男人近乎毫无由来的信任与依赖。

他们以前关系一定很好。他想。

“也许你可以说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克拉克说,他听到自己轻声笑了几下。

“当然。”布鲁斯露出他今天第一个能看见牙齿的笑容:“我永远不会嫌烦的,克拉克。”

TBC



没有百粉点梗就弱弱地给angle们比个心叭ღ( ´・ᴗ・` )

【挖坑就跑

2018-05-20
评论(14)
热度(48)
© 烟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