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超是世界的瑰宝。
CP坚决不可逆,
与热圈无缘。

【蝙超】His Lipstick

涉及女性化妆容,注意避雷!

OOC与丧病齐飞



“露……”

“嘘,别动,马上就好。口红一旦涂歪了就得重新开始。”

克拉克从喉咙里发出模糊的音节当作回应。他乖巧地微张嘴唇任由露易丝在上面涂抹——拉奥啊,他真的快受不了了,地球上的女性明天出门都要花上几个小时进行这种酷刑吗?

他转过眼眸瞥到放在一旁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觉得自己对地球女性的敬畏更上一层楼。

他的注意力回到这边时露易丝正用指腹轻轻擦拭他的嘴唇,就像在检查涂在柔软的蛋糕上的奶油是否均匀——糟糕的比喻。

所以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他对露易丝说过最坚定的一句话就是一周前的拒绝,但露易丝总有她的办法,哪怕是往超人先生的嘴唇上涂口红——这叫为任务做必要的伪装。

克拉克终于看见了他同事脸上像是接受普利策奖时的颇具成就感的骄傲表情,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露易丝……?好了么?”

“完美收工。”露易丝拍了拍手对他的艺术品弯起嘴角:“照照镜子,小镇男孩……哦,现在或许不该这么叫你?”

克拉克不怎么情愿地挪动步伐,在镜子前抬起头。

然后他飞快地低下了头——差点儿用上了超级速度,耳根发烫。

拉奥啊。

不知怎么的,他脑海中划过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千万不能让布鲁斯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至少他以为自己是怎么想的。

“放松,亲爱的,我又没叫你穿裙子。”露易丝望着他,努力不让自己想到一只待宰割的绵羊,她安抚道:“你可比那些妖艳货漂亮多了。”

“只要你不用‘漂亮’这个词。”克拉克有气无力地垂下头捂住脸——

“嘿!别捂脸,妆会花的!”

“……噢。”克拉克撇下嘴角,看起来沮丧极了。“你都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去……呃,夜店。”

“但你本来就是基佬。”

克拉克不说话了。

他发誓看到露易丝在笑。


#

布鲁斯——现在是火柴马龙,不小心折断了他今天的第二根叉子。他和那块裹着奶油与巧克力屑的蛋糕的缘分到此为止了,那个带着手腕粗的珍珠项链的女人不会给他第三根新叉子,但是他的注意力早就不在这上面了。

他有些希望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但这没可能。他的男朋友——不,未婚夫,在一家基佬遍地的夜店里和一位女性在一起喝酒,而他脸上的妆让他完全看不出一丝平常不谙世事一样的纯洁的痕迹。他瞳孔的颜色甚至也……戴了美瞳?奇怪的伪装。

布鲁西宝贝儿认得出世界上所以口红的型号,但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咬咬唇就能把鲜红色的唇膏弄得像等待被摘下的艳丽又轻盈的玫瑰花瓣一样,甚至还带着露水——他不该喝酒的,布鲁斯盯着克拉克手中那只高脚杯的杯口想。

布鲁斯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到别的地方去,比如坐在他未婚夫身旁的那个红裙子的女人——他认出来了,露易丝莱恩,普利策女王。克拉克的前女友。

真是个惊喜。

她频繁地环视四周,似乎在找些什么,一边时不时侧头对身边的小镇男孩说些什么。克拉克很显然对一切都不太适应,总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布鲁斯猜他是想推眼镜——然后才意识过来他脸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就像一头……误入黑森林的年幼的小鹿,不知所措地睁大着湛澈的眼睛打量四周。

布鲁斯当然注意到投向他的男朋友的目光不止他一道,大多数都不怎么友好。而且他忽然很想看到那双蓝眼睛瞬间睁大的惊异又慌乱的样子。

于是他站起了身,手里仍旧端着那个已经见底了的高脚酒杯。


#

他完了。

克拉克追悔莫及地想,一边冲身侧一脸戏谑地看着他的男人扯扯嘴角,低下头又抿了口红酒来掩饰自己心中翻涌的情绪。

“你快喝完一瓶了。”低沉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克拉克着实被吓了一跳,持酒杯的手下意识地小幅度抖了一下,被眼尖的男人轻轻握住了指节暧昧地摩挲了几下:“我以为像你这样的美人儿酒量很小,但你一点儿都不像喝了酒的样子。”

“……毕竟是红酒,度数不算高。”克拉克干笑了几声,忍住了想抽回手的欲望——他们平时经常这么做,但从来没有在这种公共场合——不过正是因为在这种“公共场合”他才不能避开。

在夜店尖锐嘈杂的音乐里他仍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克拉克侧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然后吐了口气回握了下男人带着薄茧的手。

“陪我去趟卫生间?”他倾身在男人耳边呵气。


#

“好吧……我能解释的。”

对面的男人抱着胸挑眉,一副“你继续说我当真的听”的架势。

克拉克在注视下有点窘迫地下意识地想舔舔嘴唇,然而刚伸出舌尖便猛然反应过来他的嘴唇上有什么东西——露易丝说最好不要舔唇,她后面一大堆解释的话克拉克甚至记不住。

布鲁斯像是在瞪着他,唇线绷得更紧了。克拉克很轻易地推断出他绝对在生气。

——但是他以为他会高兴的。

他知道自己男朋友在情事中无意间吐露的小嗜好——但他不承认这是他答应露易丝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克拉克盯着自己色调醒目的圆润指尖有些失落,就像他精心准备的礼物却没有得到重视——但是他又很清楚地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委屈的。

正思索着,克拉克感觉到自己的头顶被什么东西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眨眨眼,对上布鲁斯深褐色的眼睛。

“我没有生气。”对方叹了口气,“只是有些不开心。”

……这两个词有什么不一样?克拉克腹诽,但还是歪头乖顺地带着点儿讨好地地蹭了蹭男朋友带着薄茧的手心。

“都怪你的第107个女伴。”他认为自己该找一个挡箭牌,“她一定干了什么事。但是我记不清她长什么样了。”

布鲁斯笑了起来,要是外面那些正嗑得神志不清的瘾君子们看见了一定吓破胆:“我也是。但是我记得她化再多的妆也没你好看,而你根本不用。”

“这是为了普利策女王和他的搭档的独家新闻。”克拉克辩解道,决定赶紧找个借口离开这里,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所以我们到底在干什么?夸对方有多好?再不出去露易丝要发现了。”

“她不会的。至少现在不会。”布鲁斯眨了眨眼,然后开始俯身凑近他:“闭上眼,甜心。我待会会记得擦掉嘴角边的口红印的。”



#

“克拉克?你还在地球上吗?”

END



我有没有交代清楚背景啊……。

2018-06-26
评论(16)
热度(160)
© 烟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