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超是世界的瑰宝。
CP坚决不可逆,
与热圈无缘。

【蝙超】至深

仍旧傻白甜/OOC

并且乱七八糟。


“我认为有必要对后防线做出适当调整……”

超人茫然地望着正前方,纤长的眼睫不受控制地向下扇动着又被他强行睁开,对面蝙蝠侠紧绷的嘴唇不断开合,黑漆漆的面具和披风在他近乎白茫茫的视线中揉成了一团黑雾。

这绝对不正常。

超人想眨眨眼,结果眼皮合上了就差点没抬起来。

好想睡觉啊……他心里的小人委屈地嘤嘤了几声。例行会议有些过于漫长了,蝙蝠侠低沉喑哑的声线简直变成了古怪的摇篮曲。超人即将下线的自制力在听到“战损”两个字时激灵了一下,强行打起了点儿精神。

“我该研究一下闪避是否和超级速度成反比,或者你是特例,超人。”

被点名者对看不出表情的黑暗骑士缓慢地眨了眨眼,困倦的超级大脑不情愿地转了转,才分辨出来这是句嘲讽。

噢,好险,他差点就要配合地点头了。

蝙蝠侠在说完这句话后足足停顿了半秒多钟,大概是为他往常的回怼预留的时间,但这个荣幸的认知也没能让他打起精神。

在这种情况下,蝙蝠侠说过最好听的两个字就是“散会”了。

超人晕晕乎乎地飘起来,胡乱地思考着如果用超级速度飞到休息室去会不会引起小型交通事故,一边悄悄地抬起手打了一个哈欠——

“砰。”

还没走出会议室的超级英雄们齐刷刷地将视线投向了他。超人茫然地捂着额头与微微有些凹下去的门板对视了一眼,转过身在众目睽睽之下尴尬地露出了一个微笑想迅速开溜,然后一歪身子,无比坚固的门梁发出一声尖锐的哀嚎,直接裂出了一个大坑。

噢别这样。

“你还好吗卡尔?”神奇女侠皱了皱眉。

“呃……没有事。”他的耳根有点热,超人绝望地想,遏止住就这样躺在地上睡过去的想法挣扎着试图撑起身。他的眼前忽然伸出了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手臂,像拽一个气球一样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看起来可不像没事的样子。”蝙蝠侠嘶声说。

他的手仍搭在他的右手臂上,大概是怕他再一不留神制造出什么战损。尽管隔着手套,超人能感受到他血液的流动与温度,他觉得自己的脸大概比那更热一些。

他歪过头望向蝙蝠侠被挡在护目镜下的眼睛,成功地在里面捕捉到了一点儿类似于担忧的情绪。

于是他心满意足地昏睡了过去。

#

最先苏醒的是触觉。

有什么粗糙而冰凉的东西蹭在他的额头上,接着超级听力告诉他周围很安静,除了两千里外堵塞在交通上的那些不停鸣叫的汽车与喇叭。昏沉的大脑说明他睡了很长时间,但卡尔仍旧感到困倦。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他甚至可以一直睡到世界末日。

他掀开沉重的眼皮,模糊的视线聚焦——而映入眼帘的黑色面具足以让他被惊得清醒一小段时间了。

“……B?”

他发出这个短暂的音节,然后立马闭嘴了。

嘿等等。这个发展不太对。

大脑通过触觉和视觉反馈给他的信息是:他现在正斜躺在联盟的病床上,但上半身并没有接触到床面。

这并不是因为他在漂浮。而是因为他在蝙蝠侠的怀里。

他的头倚在蝙蝠侠的肩头,被对方以一种近似公主抱的姿势松松地揽在怀里,那平稳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到他的耳朵里。

好极了,这惊吓足够他再清醒一段时间了。

蝙蝠侠几乎是在他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低头望向了他。卡尔知道自己应该冷静地冲对方眨眨眼,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微笑,然后起身,向他询问一些问题。但在对上那道沉稳目光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自己如果不赶紧移开视线的话脸颊就又要烧起来了。

虽然这些反应很早就出现了,以至于他掌握了一些抑制自己的过激反应的方法——但这次实在太近了。

卡尔想捂脸。或者直接飞起来撞开天花板逃走。

然后蝙蝠侠开口了。

“我请扎塔娜为你做了一个检查,我们一致认为造成你的举动的原因是那个没有可见伤害的魔法。但扎塔娜认为它的确没什么伤害,只是留了一些魔法残余在你体内,很快便会消失。于是我用它检测了一下你的脑电波频率是否有异。”

“用……什么?”

蝙蝠侠把手伸向他的额头。

卡尔茫然了一秒,昏昏欲睡的大脑没来得及分析他的意图,蝙蝠侠的手已经缩了回去。他抬起手,上面多了一个黑漆漆的带着线的小东西。

“这起效果了。我推测你的昏睡是由于神经高度紧绷后骤然松懈所引起的,而那些魔法残余放大了这个现象,才导致你陷入了极度困倦。”

“所以,我们现在这样……呃我是说这个姿势,是有便于你用那个东西勘察我的脑电波?”

拉奥啊他竟然问出口了。

“是的。但我以为你会把关注点放在魔法什么时候消退上面?”蝙蝠侠很可能挑了挑眉。

“呃……主要是因为你的腰带有点硬。它嗑到我了。所以我可以起来吗?”卡尔正气凛然地辩解到,心底涌上来的沮丧感似乎又加深了好不容易消散一些的睡意。“我哪里都可以睡的,比如空中。”

他艰难地弯了弯嘴角,试图坐起身——但蝙蝠侠的手扔搭在他的肩膀上没有挪动,并且微微施力阻止了他的动作。

“为了不让你睡到世界末日,”他说,“我得找到解决的办法。所以你最好别动,超人,除非你愿意睡到那个附带反光灯的仪器上去。”

“噢。”卡尔有些愣神地眨了眨眼,柔软的黑发乖顺地滑到了蝙蝠侠结实的手臂上。

一瞬间四周只剩下了操控台上键盘的敲击声与机器的悄然运转。卡尔才想起自己还没问对方为什么联盟的其他成员都不见了,或者房间里的灯没有按时亮起。但也许是揽着他的人是蝙蝠侠的原因,卡尔感受到了神经自从成为超人以来许久未有过的放松。随之而来的是极大的困意。

他闭上眼,却硬生生把自己从深眠的边缘拽离了一些。

所有的神经都在叫嚣着急需睡眠,但拉奥啊,他不能就这样睡过去。准确地说,他不想这么做。因为现在蝙蝠侠的手正搭在他的额头上,以一种很轻柔的力道梳理他额前垂下来的细碎卷发。他从来都不知道蝙蝠侠可以这么做。

卡尔把那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嘈杂声打包扔出脑海,用所有的听觉去聆听蝙蝠侠心脏平稳的跳动声,动用所有的感触去感受那只摘下了阻隔的手对他的触摸——有很长很长的一瞬间,卡尔听到了那颗远在太阳系的陨石划过臭氧层的空鸣声。

他悄悄地弯起了嘴角。

在意识陷入深眠的前一刻,他感觉到额头上传来了柔软而温热的触感。

#

超人把脚踝勾在一起委委屈屈地垂着头。

他就知道在解决问题后的第一时间蝙蝠侠会为他开一次私人战后总结。主要围绕他的战损。和他的闪避。

他思考着是不是该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听到蝙蝠侠叹了一口气。

“你在听吗,卡尔?”

“在的。你说魔法对我造成的影响不比氪石小。”超人迅速挺起腰板正襟危坐。

然后他咀嚼了一下蝙蝠侠的刚才那句话。

超人把湛蓝色的眼睛睁大了一些,抬头望向蝙蝠侠。

…他刚才是叫了“卡尔”吗?

已经摘下了面罩的蝙蝠侠仍旧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并且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了。他向前跨了一步,在超人被盯得决定撞开天花板一走了之之前。超人几不可见地缩瑟了一下,然后对方因戴着手套而显得有些粗糙的指尖轻轻地触到了他的额角。

“我知道你那时候还没睡着,卡尔。”他用没有了变声器仍旧低沉的声音说,“所以你是不是该还给我什么?”

超人茫然而缓慢地扇动了一下眼睫。

END


2018-07-22
评论(15)
热度(141)
  1. 枫林靑烟纸 转载了此文字
© 烟纸 | Powered by LOFTER